南墙

我的忐忑已经够多了

长安陌上无穷树,唯有垂杨管别离。

直须看尽洛城花,始共春风容易别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