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桐初引

我们尽管是再合适不过的旅伴。但归根结蒂仍不过是描绘各自轨迹的两个孤独的金属块儿。远看如流星一般美丽。而实际上我们不外乎是被幽禁在里面的、哪里也去不了的囚徒。当两颗卫星的轨道偶尔交叉时。我们便这样相会了。也可能两颗心相碰,但不过一瞬之间。下一瞬间就重新陷入绝对的孤独中,总有一天会化为灰烬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