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墙

我的忐忑已经够多了

“诗与象征性自古以来就是密不可分的,一如海盗和朗姆酒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