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墙

我的忐忑已经够多了

第二次高考英语的时候
我坐在第一列最后一个
你坐在第二列最后一个
正巧 在我身边
考试 理应是不该左顾右盼的
可我的嘴角却忍不住的向左边上扬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