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墙

我的忐忑已经够多了

每层楼只在楼梯口亮着一盏灯,经过它,灯光把我的身影拉短拉长,仿佛它是个活物。脚步声在寂静里也有了回声,从墙壁上弹回来,在我的身旁噼啪作响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