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墙

我的忐忑已经够多了

空床卧听南窗雨,谁复挑灯夜补衣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