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桐初引

其实痛苦就是一种清醒的过程啊。

你真美啊,请停一停。

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我一辈子都陪着你。

你还年轻,等你有了毕生挚爱,你就会懂了。

方馥浓仔细想了想“喜欢”的意义,觉得这词儿和“永远”和“相守”并没沾上多大关系,所以也就承认了。
他吻了吻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,说,是啊,喜欢你。

我和心爱的人站在河边草地上,
她把雪白的手往我前倾的肩头放。
他要我把人生看淡些,像坟头长绿草;
但我年轻又愚蠢,如今泪如潮。

今晚的月色真明亮啊,走夜路也不会迷失方向。

不管怎么旅行,都有得不到的财宝。

你的眼睛看不见这两棵树在拥抱彼此,你的耳朵也听不见这两棵树在诉说爱欲,但他们的根紧紧交缠在一起,就表明着他们有着不愿意让世人发现的爱情。

想和他在一起,想吻他,想给他写唱不完的情歌,想全世界都不知道他,只有我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