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墙

我的忐忑已经够多了

比昨天多一点,比明天少一点。

何苦蹚我这潭浑水。

不撞南墙心不死

百感交集

好看的皮囊到处皆是
有趣的灵魂不值一提

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,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,对方听不见,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。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,回家就要仔细酿造当时的气氛,先用情诗情词裁冰,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,加上一点酒来煮,那么,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。倘若情浓,则不可以用炉火,要用烛火再加一杯咖啡,才不会醉得太厉害,还能维持一丝清醒。如果失恋,等不到冰雪尽溶的时候,就放一把大火把雪屋都烧了,烧成另一个春天。

在你眼里是悲剧与痛苦,在另一方视角里就是欢乐与旁观,人类的悲欢,还真是不相通。

你会不会把我的故事当作笑话讲给她听。

我谈了一场恋爱。对着手机哭,对着手机笑。可到最后也没能抱抱他。

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,见山是山,见海是海,见花便是花。唯独见了你,云海开始翻涌,江潮开始澎湃,昆虫的小触须挠着全世界的痒。你无需开口,我和天地万物便通通奔向你。